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国际人士看中美贸易摩擦:“中美激烈的贸易争端可能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2018-04-03 11:16:58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3月25日开幕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年会上,中美贸易成为热点话题。针对美国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高额关税、对中资投资美国设限并在世贸组织采取针对中国的行动等,多位国外专家、学者和企业家表示,美国做法有悖于国际贸易规则,对中国不利、对美方不利,会让所有人受害。

  “中美合作不是选择,而是命运”

  世贸组织原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

  我们需要更开放的社会、市场,所谓的保护,应该是保护我们的人类、星球,而不是其他。向保护主义压力低头会让我们所有人受害。在21世纪,国际贸易需要游戏规则,而不是基于实力和强权,我们应该巩固一个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

  国际紧张关系仍非常普遍,包括在西方,例如英国脱欧,包括美国的这样一位民主主义总统上台,用硬实力来取代软实力的趋势。那么,政治和经济两者之间的错位、脱节,可能会加速经济和文化的变革,对全球化会产生影响,对世界上人们的生活会带来影响,尤其是对贫困或者是贫富差距都会带来影响。

  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

  里根总统曾经说过,核战没有赢家,所以不能开打,这话也同样适用于贸易战。如果中美打贸易战以牙还牙,不太可能共赢。我们需要意识到,美国经济命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他国家的影响,可能是东京、北京、法兰克福或布鲁塞尔,美国受到更多这些国家的影响,而不仅是受到美国自身影响。

  在这个世界,美国将继续发挥独特的作用,但不是像冷战结束以后一枝独秀。未来10年,中美可以意识到核问题、恐怖主义、疾病、脱贫等方面有很大的合作前景,远比分歧更重要。中美之间要互相尊重,在共同关注点上进行合作。贸易摩擦难以做到共赢,中美合作不是选择,而是命运。

  “拒绝开放、拒绝贸易的国家,可能会失败”

  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

  我的经历告诉我,拥抱开放、拥抱贸易、拥抱多样性的这些国家,就能获得成功。而那些拒绝开放、拒绝贸易的国家,就可能会失败。中美可以做到1+1等于3,大家通过合作可以把蛋糕共同做大。对于美国和中国来说,大家都从贸易中受益,但可能获益是不平等、不平均的,所以这是一个大家很关注的问题。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真正关注现存的一些不平等的问题以及它的原因,然后把精力放在这些问题上。

  诺贝尔奖得主、耶鲁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

  虽然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上升,但美国企业还没有做好将中国排除在它们的供应链或商业模式之外的准备。如果双方真打起贸易战,最直接的后果将是一场经济危机,因为这些企业是建立在长期规划的基础上,它们已发展了一支熟练的劳动力队伍和做事的方式,如果进口被切断了,它们将不得不在其他国家重新找这些东西。中美激烈的贸易争端可能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斯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试图破坏全球公认的法治原则,相比之下,大部分美国人都不赞同特朗普的做法。贸易战一旦爆发,对中国来说固然有害,但对美国来说更加可怕。美国人特别是普通美国人,非常依赖来自中国的商品。而美国企业则非常依赖中国制造的零件,全球供应链是一体化的,这样会给全球供应链带来极大破坏。

  “美国贸易失衡是由内因造成的”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英国皇家经济学会主席尼古拉斯·斯特恩:

  美国政府的这一举措是非常令人失望的。他们认为中美间存在贸易逆差,但这实际是由于他们的收入不充足与支出不相符造成的,而不是和特定国家进行贸易造成的。美国这样的贸易战处理方式并不恰当,我认为这是由于美国总统误判而导致的。中美贸易战对整个世界来说有非常坏的影响,因为它会降低经济增长率,导致全球经济下滑。

  哈佛大学教授、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原主席马丁·费尔德斯坦:

  美国贸易失衡是由国内原因造成的,我们想消费的超过自己可以生产的。这是很基本的逻辑,但华盛顿政策圈里的人不理解。而且减少双边失衡并不能够解决全球贸易失衡。比如降低美国和阿根廷的贸易赤字,只会导致美国与另一国的贸易赤字上升。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

  美国贸易赤字上升的重要原因在于美国的主要矛盾,即在没有储蓄的情况下追求增长。与现代经济史上任何发达国家相比,美国国内储蓄率最低。从净国民储蓄率这个指标即企业储蓄、家庭储蓄和政府支出的净值来看,2017年前3个季度美国的净储蓄率为1.9%,而20世纪最后30年的平均值为6.3%。所以,目前的净国民储蓄率还不到过去长期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在缺乏储蓄情况下,还要保持经济增长,所以美国要从国外进口资本,同时必须面对经常账户赤字和多边贸易不平衡。

  去年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为7960亿美元,其中47%即3750亿美元是来自中国,而特朗普夸张说是5000亿美元。需要看到,47%中至少有40%来自中国以外国家制造但在中国组装产品的供应链效应。如果考虑来自中国以外的投入,使用经合组织和WTO提供的贸易和增值矩阵进行调整,则可以将47%份额降至28%。我们的政治家不关心统计数字,指责中国是更容易的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一大波政策来了!独角兽回A是否引..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老师在线
热线电话
微信公众账号